販售月光🌙

请勿喧哗。

蔷薇 二十 【偶练❤你】【NPCX你】

O O C


【正文】



496.


“灵超。”

你试图用最轻柔的声音唤他,不愿揉碎如梦般空灵的境。

“姐姐是怎么来的呢?”

他张开嘴巴,声音像吹起的泡泡一路飘到你耳边,再承受不住空间的压力炸开。

灵超似稚童一样,眼睛眨巴眨巴问在你看来无关紧要的问题。



497.


“坐车来的,路上遇到一些麻烦。”

你把垂落的头发捋到耳后,想要坐在他身边。

眼光一扫却看到他手指停留的地方结了细小的冰棱。



498.


好冰。

即使是正廷的体温也没有让你觉得这么冷过。

越靠近他周围的空气,就越像闻到下了一层厚雪的味道。

你难掩讶异,慌的去看灵超的脸,急切得到他的某种回应。



499.


可这一看才发觉之前未曾注意到的细节。

他眼皮下一片青色,不知是不是蔷薇进化能力的原因,甚至能看到表皮下细微的毛细血管脉络,原本明亮的大眼睛也遍布血丝。

他到底……怎么了?



500.


“原来散血扩散的这么快吗?就连通向城堡的路也有了渣滓。”

这样的灵超反而是另一种绝美,他不屑的笑,又带着无可奈何的挣扎,尝试着把手抬起,手腕却微不可见的垂下。

就像提线木偶剪断了线,被主人抛弃在角落塌在一起。



501.


连你一个只跟他见过两面的人对着他这副样子都会心疼,更何况朝夕相处的那三位呢?

瞬间理解了为什么他们会如此急切的连下几道邀请函把你接过来。

——可为什么指名要你呢?

“没关系的,岳先生来的很及时,而且我有听你的话,戴了玫瑰项链。”

你急于安慰他,慌得去拉他的手,寒凉的感觉瞬间从指尖传到手肘,又低头看看,确实是手没错。

可触感和冰一模一样。



502.


“姐姐不用担心,是我的能力一直在反噬而已,暂时死不了。”

他终于不再看着窗外,扯出个微笑看着你,可憔悴的面容显得这一幕太过诡异。

“反噬?暂时?”你被这些字眼弄得迟钝,明明字面意思都懂,可组合起来为什么这么令人害怕呢?

什么是暂时不会死?难道他会死??



503.


“姐姐,事情很长,可我还是想自己说给你听。”

灵超闭上眼,皱着眉好一会不说话,你感受不到他在承受什么痛苦,只能一直握着他的手,希望以此给他带去你的温度,即使他的冰已经让你感到刺骨的痛。

想想也真的可笑,你已经有了和血族同样的低温,却拿着这份温度妄想捂热他的寒。



504.


“新老大战后,不仅新派负伤惨重,老派也损失巨大。”

灵超睁开眼,他似乎好了一些,笑着抽回手支撑自己的身体坐起来,但仅仅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也沁出一层薄汗。

你假装看不出来,因为你知道他并不想让你看出来。

“在各个家族舔舐伤口时,族皇下令各家都必须送上一滴至纯精血,供他修补自身。”

族皇?这个称呼十分新鲜,灵超是小王子,按称谓,族皇是他的亲人?

“姐姐,你可能不知道至纯精血是什么。”他蜷起一只手放在嘴边咳了咳:“这是各个家族能力最强者的一滴心头血,仅仅一滴就能让人能力大涨,有白骨生肉的功效,是血族最为珍贵的一项,但通常都是各族族长留给继承自己族位后辈的圣物。”

说起这些过往时灵超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里也亮起一些光。

“可这心头血还有一个秘密。”

他顿了顿,抿抿干燥的唇,喉结自上而下的一动。

“那就是服用的人可以继承心头血主人一半的能力。”



505.


一半的功力????

你惊得睁大了眼睛看他。一半的功力!还是各族族长的能力!这得有多强啊!

也许是你惊讶的表情太过好玩,灵超不由得笑出了声。

“你看,就连姐姐你一个外行都明白这其中的厉害,族皇又岂会不知呢?”他把手搭在一起,左右手指打着圈圈:“为了保护心头血的辛秘不被知晓引起骚乱,更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这个秘密只有各族族长才知道。族皇是整个老派血族的王,他自然也知道。”

“可明明知道这其中厉害,却还是把命令公布出去,给各家血族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可不是进退两难吗?灵超充满嘲讽的想那个鹰钩鼻的男人。心头血的秘密只有族长知道,所以公布以后老派普通血族自然觉得无关紧要,但在看到自己族长迟迟不交心头血后难免起疑。

而对于各族族长而言,不交,就要面对民众的猜测,血族藏了几百年的秘密很有可能会被挖掘出来,到时势必引发混战;交,平白无故将自己的能力送给那个专制的独裁者不说,族皇下令要的是各族的心头血,老派本就靠着几大世家互相牵制,一家独大的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506.


“有压力就有爆发,专制太过,迟早会自食其果。”

灵超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手指微微颤着,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一丝恨意。

是什么能让他产生这般极端情绪?

你突然不敢深想心头血的内幕。

“本就是大战过后的休整阶段,各家伤亡都有,偏族皇在这个时候下了命令。”

不从是死,从也会死。两位世家族长奋起反抗联合带兵夜袭宫殿。

可后果……



507.


灵超至今还记得那份痛。

他身为老派的小王子,正儿八经皇室出身。之前新老派的矛盾,让他对于血族有了不同的看法,原想等着以小王子的位置继位族皇后再整顿,却忽视了族皇在位一天天强大的野心。

权利的滋味,拿起了就不再想放下。他开心的准备着自己的宣言,还憧憬着以小王子的身份拿到参政权,希望制定规矩让新老散三族和平共处。也就是这样的理想,说服了木子洋等人,拿到了坤音的立场。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举杯庆贺小王子的身份时,宫殿的战争已经打响。

毕竟是百年的吸人血族,宫殿的储备一向严密,族皇引用秘术率领守卫把攻击者全部消灭,可旧伤未愈又添新痕。

于是……




508.


皇室长大的小王子,他的心头血可不比族长的差。



509.

他是什么时候喝下秘药的?灵超至今也不知道。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那方石台的冰冷。

他口中尊称的那位族皇,穿着红丝绒的袍子如期而至,无视他的声声呼喊,亲手拿起了那把银刀。

即使他看着他长大。

即使他和他有着同族的血。

可在权利和自身的利益面前,明明是最熟悉的族皇,那一刻也像个从未认识的陌生人。

当着他的面把新取的那滴血喝下去,无视痛到无力呻吟血漫全身的他。



510.


每回忆一遍,就好像又经历了那噩梦般的疼。

灵超皱着眉,心脏上方的那道刀痕又开始隐隐作痛。

若不是碰到了蔡徐坤,他带着卜凡避开耳目把他救走,他早就死在那方石台上。



511.


蔡、徐、坤。

August.

灵超闭上眼,这三个字又在心头滚了一番。

或者说,他应该叫他。

哥哥。


tbc.

评论(25)
热度(208)

© 販售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