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售月光🌙

请勿喧哗。

奇迹的相遇 五【王琳凯X你】【小鬼】

|请勿一键转载|-|OOC|-|不定时更新|

欢迎收看。

————————————————

|正文|

高中的天台,火烧云的存在莫过于最美好的背景板。

世界上你最喜欢看的事物,就是最为纯净的天空。

火烧云恣意舒展,有着不同色调,像是我们每个人的思绪,带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缠绵在一起。

“老师。”一道稚嫩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你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宽松黑T恤,上面印着夸张图案的纤瘦少年。

校服被松松垮垮系在腰间,主人双手背后,稍稍压低了头看着你。

十六岁的王琳凯和二十一岁的你,第一次正式的碰面了。

“站这么远干嘛?走过来啊。”莞尔一笑,你拍拍身旁的栏杆,示意他可以随意倚靠。

或许是你身上的气息很柔和,也或许是他从不会怯场,听你这么说,也就很自然的收起拘束,大大方方像你走来,一只手随意搭在栏杆上,另一只手像是变魔术一样,从腰间拿出一个泡泡糖,递给你。

“请你吃糖。”他对你笑。

王琳凯笑起来的时候,头不自觉向上仰,眼睛都眯不见了,自信的咧开嘴,露出一排牙齿。

明明很多男孩都会这样笑,但你偏偏觉得,他笑起来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开朗,自信,浑身上下充满了这个年龄最应该有的少年感,又带着病毒一般的感染力,让人不由自主就对他心生好感。

“谢啦。”你叫他来本来就不是为了所谓的训话,接过泡泡糖的一瞬间你有注意到他的手,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脉络隆起婉言过他的手背,手指也很长,干干净净不留指甲。

如果看人,你会觉得他就是一个可爱积极的大男孩,如果看手,你会觉得他好像已经是一个成年大人,处理事情雷厉风行。

你当然也有注意到把泡泡糖拿过来的时候,王琳凯的嘴角好像向上扬了扬?然后又被他快速干咳盖过去。

“缤纷热带水果?”小小一块泡泡糖,上面印着微笑的大大超人,旁边是各种颜色的水果,橙红色的背景,跟今天的火烧云很像。

“嗯!我最喜欢这一款哦!”他好似卖宝,动作更加随意,踩着栏杆下面的一个小台阶站的更高抬头望向天空,天台一直有和煦的风吹来,王琳凯的校服和他略长的头发都肆意摆动着。

“老师,你喜欢看火烧云吗?”正当你专注观察他的时候,少年猝不及防突然回头看着你。

“喜欢啊,不止是火烧云,在这个世界上,我喜欢大自然,而在大自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天空。”你也像他一样踩上那个台阶,风把你的裙摆吹成各种造型,你用手把被风吹乱的头发撂倒背后,没有注意到少年看着你干净的侧脸微微愣神,“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蓝天还是多云,我都很喜欢看。”你转头看他,露出一个微笑。

“……啊…这样啊。”和刚刚的随意有些不同,王琳凯触及到你的视线时有明显的怔住,然后飞快扭过头又清清嗓子,抿了抿嘴,最终跳下台阶,朝天台中一个宽大的水泥台走过去。

“老师,我们坐着聊吧。”他背对着你说,你向他的方向走过去,发现他解下了腰间的校服,把它平铺在台子上,然后随意的往衣服旁边一坐,用手拍了拍他的校服:“老师,你坐这。”

那一刻,你眼前的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用他下意识的举动,像你无言诉说了他是一个怎样的男孩。

“老师,你想说什么?”王琳凯好奇的看着你,和你说话时眼睛里全是认真专注。

“其实,虽然我现在是你的班主任,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也不喜欢说那些陈规滥调的大道理,你可以从现在开始,别把这次对话当作是老师和学生的谈话,就当是朋友想要跟你聊聊天,如何?”你说道。

他显然没有想到你会是这个态度,一下子咧嘴笑了起来:“好哇,那老师你想聊什么?我都OK!”

“真的假的?什么都OK?那你有没有女朋友?”你也笑开,随意的发问。

“没有,绝对没有,老师你信我真的没有。”跟你预想的不一样,他突然很认真的回答,嘴上的笑也收回了,非常认真的盯着你看。

空气中略微有点尴尬,僵持一会之后王琳凯也意识到了不妥,随后好像很懊恼的皱眉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个孩子,真的很单纯,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你觉得气氛又活跃起来:“刚刚不是说了吗?当成朋友和朋友之间的聊天,别拘束啦,我只是开个玩笑。”

“嗯好。”他点点头,然后看着你等待你提出话题。

“既然是朋友,总叫我老师也不好,私下里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你就叫我姐姐吧,我今年二十一,还在读大四,做你姐姐应该够格吧?”你果断抛出第一个话题,果然眼前的少年又恢复了开心的活力,笑着同意了你的说法。

“好啊好啊,这样吧姐姐,既然你也是这么真诚的一个人,那我必须也跟你掏心窝子,我知道,我这人很皮,我舞蹈室的小伙伴总说我人小鬼大,所以我自己就会叫我自己小鬼,时间一长,朋友们都这么叫我。”

“小鬼?”你笑出声,可细细一看王琳凯给你的感觉:“还真的好适合你,好的,小鬼,以后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也叫你小鬼啦!”

“欢迎欢迎。”依旧是阳光无敌的笑脸,王琳凯比一开始更开心了。

“小鬼,你觉得我第一次看到你,是在什么时候呢?”除去开头他递给你的那块泡泡糖,接下来对话的内容,你慢慢的进行着心里的脚本。

“第一次吗?不就是在教室?”他被你的问题问懵了,你开心的笑出来,然后像看过的综艺节目里一样:“叮!回答错误!”

“啊?不在教室吗?”他疑惑的张开嘴挠挠头,然后你看到了他的抬头纹。

“你平时除了学校和家里,最常去的是哪个地方呢?”你循循善诱。

“舞蹈室?难道我们在舞蹈室见过!?”他瞪圆了双眼,两眼写满了不可置信。

“不够准确,实际上是我见过你,而你当时在专注的练习舞蹈,没有看到我。”

“可你怎么会……”

“怎么会去你舞蹈室是吗?我有一个朋友喜欢你们舞室的一个男生,那天上完课我就被她硬拉过去当她的亲友团,陪她去见她未来男朋友。”见王琳凯还在等你接着往下说,你又道:“当然她也是付出了一顿火锅的代价,而我,也是在那次舞室,第一次看到了你。”

“你的舞蹈很棒,至少非常吸引我。”你收敛玩笑的情绪,认真的对他说道。

事情也不过是几个月前,当时天气很冷,好不容易熬完系里最严导师的课,你迷迷糊糊打算回寝室睡个回笼觉,却被室友硬拉着公交转地铁,才到达王琳凯所在的舞室。

舞室不大,条件也很有限,水泥地,大大的镜子,普通的日光灯和角落里的音响,练习舞蹈的学员们把衣服包包随意丢在房间一个拐角,穿着普通的卫衣在镜子前仔细去矫正每个动作。

那是你第一次见到王琳凯,在他认真看着镜子抠动作的时候。

室友抱着那个暧昧期准男友的厚外套,盖在你俩身上相依取暖,然后不停的在被那个男生眼神电到后疯狂摇晃你的手臂压抑自己的兴奋,而你当时没有像往常一样送她一拐让她老实呆着,而是由着她折腾,因为你的目光,全都被他吸引住了。

动作一丝不苟,表情到位眼神专注,他很认真的在跳舞,明明只是跟着音乐做不同的动作而已,你却看到了他对待舞蹈的那份虔诚,如果有动作做的不对,他就反复做反复练习,直到他自己心里满意。

所以王琳凯给你的初印象,不是杨老师口中的调皮捣蛋,也不是各项指标不符合校规校纪让老师们头痛的对象,更不是翻墙逃课成绩很糟糕混日子的差生。

在打听到他的名字之后,你反复在嘴间咀嚼这个名字。

他像一团火一样,努力的发着光,你坐在地上,渐渐觉得没有这么冷了。

待到思绪回归,你注意到旁白这个人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小鬼?怎么啦,是不是很意外!”你以为他只是有点没有预料到。

“在姐姐心里,我跳舞真的很好吗?”可是没想到的是,你见到了一个居然有些许不太自信的小鬼,他迟疑的问出这句话,然后鼓起勇气再次看向你的目光。

在这个傍晚,你已经不知道王琳凯跟你对视多少次了。

发愣了一会之后,你诧异的笑出来:“当然啊!怎么了对你自己不自信啊!”你抬手拍打他的肩膀,又觉得这样的小鬼很难见到,所以你也清咳两声,很认真的看着他:“是真的,你跳舞的样子,像一团火。”

他没有立刻笑出来,而是认真确认你的每句话每个字之后,才开始兴奋,然后对你说:“姐姐姐姐,你知道我有多么渴望获得别人的认可吗?”

“嗯,我知道。”你看着他,开始进入今天谈话的主题。

“小鬼,其实我想你也明白,以你的成绩,是非常难考上文化方面的大学的,我更相信你自己也清楚,在杨老师心里,在我们班各个老师的心里,你是一个怎样特别的存在。”话题内容陡然一转,他并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急躁的反驳你去解释去证明,而是一就认真的注视你,默默等你把话说完,这让你心头一暖,他真的很懂事。

“在我来到班级之前,杨老师交接工作的时候,有特别提到你的存在,让我多多教育你或者怎样,我不说你也懂,就那一套,但是,从我的立场来看,我尊敬杨老师深为教师的责任感,但并不赞同她的做法。”

“小时候读书,孔子就有说要‘因材施教’,如果你种一颗树木的种子,最后却因为它开不了你心中想要的花去责备它,而忽视了它茁壮成长为一颗大树,让更多的人可以避雨乘凉,这是不对的,而且说明你观点很片面。”

“对我来说,你就是那棵已经长成小树苗形态的种子,没有像杨老师心中期待的那般开花,而是坚持沿着自己形态生长,这是我很佩服你的地方。”说到这,坐在你身旁的少年垂着头,你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你确信这段对话绝对是出乎他预料的。

“在正式管理这个班级之前,我有电话联系过你的父母。”说到这里,他又抬起头看着你。

“希望你不要怪我多事,我询问了一些你的父母对待你成长的看法,但是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她们并不像一般的父母,会说什么‘请老师多多管教’之类的话语,而是很诚恳也很坦然的说出了他们的想法。”

“你的母亲很疼爱你,她说关于跳舞,已经不是你心血来潮参加暑假班那样的存在,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确定会喜欢一辈子的事情,为了跳舞,你不知道跳坏多少双鞋子,别家孩子大口吃饭大块长肉,而你即使饭量很多也不见你胖起来过,膝盖,手肘,脚踝都有不同程度的磕碰,那时候每天学完舞蹈回家,她看到你的伤都心疼死,劝你说不要学了。”

“但是老师,您知道当时凯宝怎么回答我的吗?他说:‘妈妈,不行,我喜欢舞蹈,我一定要坚持做我喜欢的事情,这样我才会开心。妈妈你不要担心我,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我是男生,磕着碰着也没啥!’哎呀我当时就被他的眼神打动了,从那以后再也不阻止他去跳舞了。”话说到这,你也想起了当时透过电话听筒,听到王琳凯妈妈笑着对你说话的声音。

“关于你的爸爸,他可能在你的整个家庭里是你坚持学舞蹈必须面对的难关吧,你妈妈跟我说,你爸爸一心希望你学习成绩能好,走跟别家孩子一样得路,听说你开始旷课学舞蹈,气的打你好几顿,最后,还是败给了你的坚持。”你看着快要结束的火烧云,即使王琳凯从刚才就没有说过一个字,但是你知道他一定在认真的听着。

“老师,我们家虽说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但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我们能给的肯定尽量去给,虽说工作赚钱养家,可是之所以有家的存在,不就是因为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吗?而且凯宝很懂事,从来不会问我们要多余的钱,他很少提起他要买各种玩具,就为了让我们负担变小点,舞鞋跳到实在不能穿,才会跟我们说,有一个这么懂事的儿子,我们做父母的,苦点累点算什么呢?既然是自己家的宝贝,一定会把他抚养长大,所以老师,我一个做家长的恳请您,学习上,凯宝如果有什么对不起您的地方,请您多多关照。”

世界上有多少父母可以这般理解孩子真正的想法,也有多少孩子可以做到让自己的父母对自己有足够的信任呢?挂掉电话的时候你愣了很久,话筒传来的殷切之语真的有打动到你。

风依旧在吹,火烧云也没有了。

你感到有些凉意,但是没有出声。

因为你知道,身旁这个少年,如火焰一般的心已经化成了一滩父母掌中的水,此刻他应该也不想让你看到他落泪的一面吧。

又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揉揉眼,看着渐渐变暗的天空不说话。

“小鬼,今天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看到了你的父母对你的关爱,他们真的很伟大。”

如果流星是从黑夜中一闪而过,那少年真挚而赤诚的泪光,就像钻石砸到你手背上。

等到他渐渐稳定住情绪,天已经全黑了。

你犹豫很久,最终还是把包里面一张手帕纸递给他。

“擦擦吧。”你对他说。

男生多半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用笑遮掩着他的情绪,老老实实接过你的手帕纸。

你看着他故意背对着你,接着说:“小鬼,我羡慕你的家庭,你们是那么相爱的一家人,同时我也在思考,其实从舞蹈室见到的你,和老师们口中不学无术的你,是对不上号的,在我心里,你很爱学,不然不会因为一个舞蹈动作而反复练习这么多次,也不会因为热爱跳舞春夏秋冬坚持骑车去练习,你很有毅力,很有学习能力,甚至你跳的很出色。”

“你的父母,其实在学习上也没有给你规定太多死要求,因为你的懂事,给了他们对你的信任,我不愿意用学习成绩去判断一个学生的好坏,而我相信,你是一个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情的人。”

“所以,以后晚自习要去练舞,直接找我写好请假条就好,只要是真的去练习舞蹈,我都会批准。”此话一出,王琳凯扭头看向你,眼睛通红却又充满不可思议。

“干嘛这么惊讶,我是有条件的,不到练舞的时候,你必须乖乖在班级待着,上课要遵守纪律,别再让别的老师在办公室议论你吊儿郎当的样子了,我听了烦,而且你待在教室里,也是对你人身安全的一种保障,更让你的父母和我放心。”

“在我心里,懂事的孩子应该得到正确的待遇,对于我的要求,你答应吗?”

他一下子从台子上跳起来,开心的一蹦三尺高:“答应答应我太答应了!谢谢姐姐!!”

人们都喜欢在庆祝美好的时候燃放些什么,而此刻少年眼中的光亮却让你看到了另外一种烟花。

原来,给予一个人信任和希望,是这么美好吗?

“姐姐,谢谢你,你人真好,像天使一样!”对于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夸赞一个女性,能想到的最美好的词汇,莫过于让你啼笑皆非的天使。

可是,你怎么会是天使呢?

“我哪里是什么天使,我只是一个丑陋的恶魔在自我赎罪罢了。”你低头落寞的笑笑,复又抬起头看着激动的开始自顾自说着什么的少年。

在今天,在此时,在此刻。

十六岁的王琳凯展现给你太多太多东西。

对于初识的女性,他给予最大的尊重和帮助,对于热爱的事情,他投入的像一团火,对于家人,那是他内心中最为柔软的存在,因为单纯,因为善良,他的笑容不掺假,他的眼泪不做作。

顾湘雅,如果我们的十六岁也是这么度过……

——————————————————————

|想说的话|

尽力去描写了。

我单纯美好的小鬼,我年仅十九岁的小鬼。

在你十六岁的时候,有没有人这样安慰过你,告诉你,你走的路一定没有错呢?

哪有什么幸运的一夜走红,只是百炼成钢的过程无人看到。

今天,我也很爱你。

希望你能注意身体,健康快乐的成长。

大家晚安。

【喜欢的朋友欢迎点一下关注按个爱心点一下推荐这个小蓝手。】

【如果能够诚恳留言留下你的读后感,哪怕只是一个字我都会开心昏过去!】

【谢谢看到这的每个你,谢谢。】


评论(6)
热度(123)

© 販售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