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售月光🌙

请勿喧哗。

蔷薇 十六 【偶练❤️你】【NPCX你】


【正文】



426.
所幸目的地就在前方。
一座城堡屹立在那,上有O/N/E/R四个巨大的字母,看外表要比古堡古老许多。
一种莫名的森严威压扑面而来。
“别怕。”
蔡徐坤目视前方,又很快瞥过一眼你颈脖上的红色轻轻说道。
“有项链在,不会有事。”



427.
“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误。”
迎面走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正廷和子异对他致意,来人也回了个礼。
而只有蔡徐坤,漫不经心的双臂抱胸,似是对来人的歉意并不苟同。
“蔷薇小姐,城堡周边我们已经加强了防护措施,关于路上遇到的一些垃圾,让您受惊是我们的失职,我岳明辉在此再次向您诚挚道歉。”
他将右手搭在左肩,对你鞠了一躬,风度满分。



428.
岳明辉?
他就是那个坤音四人之一的岳明辉?
看来人并无恶意,而周围三人又显然在等你的回应,你便轻轻提起裙摆微微低身。
“没关系,只是这次你们坤音邀请我们前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问出这一路上你最想问的问题。



429.
本不该这般匆忙,在苏醒后就立刻启程对你而言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只因收到了指名要你赴约的一封邀请函。
先前舞会的变动让正廷他们拿不定主意,邀请函上灵超的恳切语句说明事情并不简单,最后他们再次发函。
却是蔡徐坤的亲笔。
先不说为何蔡徐坤在你沉睡这段时间为何一直待在坤音的ONER城堡,老派的王室要见新派中的你本身就很奇怪好吗?
又不是好友聚会。
蔡徐坤在信函上说要你戴着项链,以及一些暗语,由子异翻译过后,正廷作出决定,留下彦俊农农守护古堡,他和子异与你一起到达ONER城堡一探究竟。
有蔡徐坤作保,你当然不会说什么。



430.
“蔷薇小姐,天色不早,我已经吩咐佣人们为各位准备餐点,有什么事,我们先吃饭再说。”
岳明辉进退有度,将绅士风格发扬到最大,全程未有让人感到突兀的地方。
他说的有道理,来都来了,面前无论是什么你们都是要闯一闯的。
你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想法。



【ooc】
【因为lof网页版抽风,我无法在文中加图。打字也不方便。希望lof能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速打,有缘一更。】


431.
然而吃完饭后也没人提这件事。
虽不明白为何正廷没有发问,但你也是绝对相信他的做法。
只是如果能忽视掉身侧一直有一道灼热视线的话。
你控制自己的力度,尽量不让自己用餐刀在盘子上划出尖锐的声音。
偷偷瞟一眼一直观察着你的蔡徐坤,却被他捉个正着然后轻笑出声。
岳明辉倒是很审视适度,并未向你们投来任何眼神,倒是正廷频频注意你们的动静。
这人有毛病啊?不好好吃饭!
你狠狠咀嚼着嘴巴里的牛排。



432.
既来之,则安之。
这是来之前农农对你说的话。
你走在城堡的长廊里,身后跟着两名女仆,她们同古堡里的那些女仆一样,也是低着头不发一言。
和古堡不同的是,这里的院子里,种满了大朵大朵的白玫瑰。
如果说古堡的夜景是诡艳,那这边的夜景让你想到古典。
皎洁的月光与洁白的花瓣交相辉映,发出阵阵香气。
你想到灵超之前送你的那件礼服,也是这般的白色,还有白玫瑰的花瓣。



433.
看样子,血族都是浪漫的。
像正廷,彦俊,还有少女心的长靖小甜心,古堡里的其他人总是愿意给你最好的。
只是,除了某个讨厌鬼!
在这样想着,身后的两位女仆却发出很奇怪的声音。
似乎是在呜咽??



434.
你惊的回头去看,却发现两位女仆一直颤抖着身体。
青筋突起,整个人肤色迅速变得灰白,她们眼睛发红,像在忍受着巨大痛苦,浑身是汗。
突然!有一个女仆扑向你的身后。
你吓得连连退步,在触碰到冰冷的石壁后停下来,幸亏蔷薇花开后动作敏捷了不少。
只见另一位也紧随其后,跑到前面不远处蹲下寻找着什么,然后像是找到了机关一般移出一块石砖。
那里有一瓶红酒,先抵达的那位大力拔开软木塞,随后倒入旁边备好的两个杯子里。
难以想象她们正在经历着什么样的折磨,你只知道那位倒酒的女仆手抖到瓶颈一直触碰杯口,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然后,你看着她们,像是得到了什么圣药,迫不及待的举杯一饮而尽。
淡淡的铁锈味传来,你皱着眉看那两位女仆像是会变魔法一般,立刻恢复到正常少女娇嫩的模样。
她们喝的不是酒。
杯壁上粘稠的液体还在缓缓下流,两位女仆像是罪大恶极一般跪在你面前俯首。
铁锈腥味更重了。
她们喝的是血。
人血。



435.
紧攥拳头坐在床上,只觉得浑身发冷。
“我们已经喝动物的血液两年了,在此期间一直没有出过忍耐不了变成原型的事情,所以岳管事才放心让我们两个来侍候您。”
“可是……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您,我们就会特别想喝您的血,从刚才一直忍到现在,我们真的迫不得已才进食了以防万一而偷藏的血液,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两位女仆的啜泣还在耳边,说出的话一直回荡在你的脑海里。
先不说为什么老派的女佣要开始尝试新派的生活方式,两年的素食生活都难以抑制你身上这朵蔷薇给她们带去的冲击,甚至原型毕露必须要喝血来平复。
那蔡徐坤呢?
他是老派血族,据长靖所说,他变成新派血族已经是很多年的事情了。
何况之前接触你的时候,你身上的蔷薇只开了两瓣,根本没有现在这般强大的吸引力。
那时的他,靠近你虽会有疑似吸血的时刻,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冷静下来,然后转身离开。
从来没有像女仆这样的变型,需要靠破戒才能平静下来。
你又想到他向你索要的那个贴面礼,倾身时肌肤与肌肤那般近的距离他都未曾有过一丝变化,还和你并肩走到了ONER城堡。
这期间的距离要比女仆跟着你的距离花的更多。
“这样的感情,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身上这朵蔷薇呢?”
夜风静静的吹,白玫瑰的香气包围着你。
他在古堡的房间你进去过。
巨大又狰狞的座座雕像上,缠绕着带刺的蔷薇藤条,像是在禁锢着这些凶兽。
都说房间的构造能够看出主人的性格。

那蔡徐坤的性格是什么。



你真的有看懂过吗?

评论(36)
热度(256)

© 販售月光🌙 | Powered by LOFTER